西门二狗子

新人欢迎勾搭(ฅ>ω<*ฅ)

#中秋月圆#

         正值八月,窗外桂花飘香。展昭趴在桌前,静看眼前月光。

         窗外玉蟾皎洁明亮,月光很是黏稠,清泠泠附在月盘上,展昭觉得那质感不似丝绸缎面般滑腻,倒像是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  带点儿哑光的桂花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  顺手在手边玉瓶内折下枝桂花,饶有兴趣的把玩了会儿,复又插回玉瓶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夏天的风被那人白色衣袂带起,裹挟着桂花花香袅袅吹来,白影携着月光跃进屋内,展昭猫样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臭耗子,现在才来。展昭心中暗嗔。

        “猫,我来了。”那人晃晃手中酒坛,挑高了眉毛,下巴也朝自己这儿戳了戳。黑夜里一双桃花眼也沾了些明亮的月色。

         展昭不作推辞,一掌拍开封泥,扑鼻酒香袭来,两人俱是轻呵出声。展昭紧握酒坛,浑浊酒液倾入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 酒味绵长,入口甜且清冽,吞入腹中才发觉喉头微辣。
        “酒不错嘛耗子,哪家酒楼顺的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甜水巷老李头的桂花酒头酿。”

        展昭只略略哼了一声,不再言语,又举起坛子痛饮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猫,给我留点!”白玉堂猿臂一抻,酒坛已落入怀中。仰头咽下酒水,砸吧砸吧嘴,心中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 展昭少年心性,一招蟾宫折桂向他怀中酒坛探去,得了酒坛,欲饮时却发现一滴酒水也无。

         咦?

         展昭瞪了白玉堂两眼,颇有几分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     白玉堂微笑着从怀中掏出两枚同心结。细心从墙上取下巨阙,在剑柄尾部系好。把系了同心结的画影和巨阙摆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儿是团圆之日,也该让这两把剑团圆团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展昭不解的看看白玉堂。白玉堂轻笑出声,拉他上了屋顶。
        从屋顶向下看去,月光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卧在院中,分外清明,能让人看到空气中细小尘粒在静静漂浮着。
        白玉堂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展昭这只蠢猫的,只是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       扭头看看展昭,又觉得自己眼光实在是极好。

        月光温柔的舔舔展昭脸颊,展昭眼睫在颊边投下一片鸦青色的影子。明亮的月光在其周身环绕,竟也与他相得益彰。展昭唇边梨涡内满盛月光,温温洵洵化作疏松慵懒亲吻他嘴唇。如玉般的肌肤仿佛也莹莹闪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 白玉堂凑近展昭,一字一顿道:“猫儿,若有一天你离了庙堂,可愿与我一同纵情江湖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空口说白话,不算数不算数,总得给点实证啊展小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像是下了很大决心,展昭深吸口气,探身向白玉堂唇角轻啄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白玉堂只觉唇角一湿,恍惚间竟有些迷澄。脑内嗡嗡作响,一把搂过展昭礼尚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过片刻,两人翻下了屋顶,跃进了屋内,把该做的都做了。屋内被翻红浪,一室春宵。

         夜色仿佛被月亮撕了个口子,月亮从其间窥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啧,不知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5)

热度(27)